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溥心畬最终落脚于对中国画修辞的转换与修辞

发布时间:2019-10-09 23:06:24

  溥心畬最终落脚于对中国画修辞的转换与修辞的学习

  溥心畬的学古与临古是在当时比较自由的多种知识语境的通道下产生的一种知识生长过程,这种生长过程最终落脚点是在于什么呢?是对中国画修辞的转换与修辞的学习。我说这一点想最后说什么呢? 我刚刚出了一本书叫《渐进式文化改良》我前些年做的一个研究,那个研究是研究的谁呢?金成、陈师曾。我也曾经在中央美院做过专题讲座,讲了这一段金成、陈师曾的图像经验,做那一段图像经验的时候我设置了一个问题语境,什么问题语境呢?就是金成、陈师曾绝对不是像我们今天所讲的保守派,因为在五十年代以后徐悲鸿所构建的一套革命主义话语论之后传统派的一批画家是被重新描述过的,我试图要穿过五十年代,穿越过五十年代对于他们的定性和描述进入到民国时期他们的状态中的时候,我发现金成、陈师曾绝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食古不化的一批画家,他们的绘画实际上是摆在了一个什么?并不是像我们所描述的是一个固步自封,在中国自身的封闭语境下产生的,当时我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那批传统画家是一个看似传统的仍然是在中美合作实验室中完成实验的一批画家。 这个课题完成以后我接着给自己发出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二十世纪语境中除了这样一个我做了一些研究工作以后发现的金成、陈师曾他们是在中美合作室中来做中国画的实验之外还有没有在中国土窑中继续做实验的画家?于是沿着这个问题我对溥心畬发生了兴趣,并且经过这四年的一个摸索溥心畬的材料和摸索溥心畬的资料,更加确认的一点是什么呢?就是在二十世纪的中国画的演进中是一个由多种图像经验和多种方法、多种意识形态共建的一个复杂的场域,在这个场域中每个人都可以给我们提供一套知识生产的方式和知识生成的方式,其中溥心畬就代表了一批 土窑派 。这批土窑派他们虽然在一个新的世界的碰撞期中,但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他们仍然把自己放在了一个绝对传统的实验室中继续检索或者探究着这个传统的修辞在自身的逻辑线索中发生怎样的变异,从这个角度来说,回到这样的一个传统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传统又会连续到我后来对溥心畬身份的一个表述,因为溥心畬介入到了自己一个身份形象的表述,实际上每个人每天都在对自己的形象进行一次表述,对自己的形象进行一次表述的时候就是对自己身份的一次表述,比如讲我作为一个副教授,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就要有一点得体于我身份的一个行为,于是我要在这个行为中去跟社会发生关系。 同样的道理有了这样一个身份和行为的自我标识以后就会自然地导向了自己对于某一种文化方式的选择,他就会坚守于自己某种方法的选择。比如说我自欺为自己是文人,我在今天二十一世纪的语境下衔接了中国传统的文人经典,当然这是瞎吹牛,但是我如果以这种方式自欺的时候,我一定在身份表述和我的言行举止和一些方式中就会去学习过去文人的言行举止和修辞方式,并且在这种学习过程中获得了自己身份的表述和经验,取决于你在自己对于这个知识世界认知经验的框架前提,我是谁,我的身份是谁,当松窗以一个松巢客的方式构建这样一个身份的时候,溥心畬就会寻找到一个传统的叠影。传统的叠影是作为一个修辞的叠影来进行对自己对于一个世界的感知,他不能够去干一些其他的方式,这不是他不能够,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表述过程中进行的一次选择。这样的一种选择使得他面对的传统是作为修辞的一个结果来作为一个重新进入世界的通道,溥心畬在自己的诗词中也大量的都是这样的一个用典的典故方式,所谓用典方式就是用历史既定的意义的修辞来表达自己的意义。 那么我们讲这句话,他的古诗词的学习方式和绘画中土窑的学习方式前提在于他作为一个特殊的身份表述,这个特殊的身份表述是什么呢?我现在不能说且听下回分解,是回忆我上次在美院讲的就是 国 的想象与表述,溥心畬对自己遗民身份的想象与表述。这两个讲座如果衔接在一起,我想恰恰解释了溥心畬对于土窑的选择其内在的生产元素,这种生产元素是发自个体的吗?是发自个体的,但也不是溥心畬所谓的个体。因为溥心畬自己的个体的产生就基于他从出生的时候所建立的他者的关系,他从一出生的时候就建立了一个跟满清王朝他者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下构成了所谓溥心畬个体的选择,所以溥心畬个体的选择仍然不是他个体的主体,仍然是他者所决定的。 所以在这里边我有必要最后来解释一下的是什么呢?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在一个他者的关系络中来面对着这个世界的,我们获取的与这个世界关系所有的处理方法都来源于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所学习到的他者的修辞,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我们在拿着这种修辞重新面对世界的时候,当发现这个修辞不能完全去解决我们面对的世界的时候,于是我们就会产生一种对于原有修辞的改变,并且修正了原有修辞,如果你足够伟大,你的改变是巨大的,那么你的改变会以一种新的知识的方式成为后世的新的修辞,所以中国画的研究给我带来了一种体验就是什么呢?它在二十一世纪的语境中,在整个二十世纪革命主义、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的语境中,它提供了一种新的关于个体与自然世界、关于个体与文明、关于个体与文化经验的一种关系的处理心态或者处理方式。今天拿着这样的一个 松风叠影 的 叠影 只是给大家稍微地聊一聊这种个人感受和个人感悟。

体育
热菜
宠界新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