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刀破虚空 第二百九十七章 分开

发布时间:2020-01-16 18:02:03

刀破虚空 第二百九十七章 分开

清晨,雷炎醒来,不由得叹息一声。

回想起昨夜,一切似乎都变的不一样了。

原本如知己一般的存在,如今呢,却变成了不敢相视的存在。

“既然知道我心中有人,为何还要说那句话,为何”

雷炎摇着头,不知道如何是好,随后转身莫入后方,进入修炼的状态。

这一路的生死追杀,让早已压制修为的雷炎,有了想要突破的想法。

纳灵境中期到达纳灵境巅峰,只需要灵气足够,便可迅速的突破。而雷炎却选择了血液以及灵气两种方法一起突破。

以血气突破,会令肉身加的强大,但却会变得加的嗜血,终失去自我。

“纳灵,何为纳灵,吞纳九天灵气,化为自身之力,成就上灵门,勾引天道入体”

脑海中,一段段突破的法决响起,体内九大窍穴隆隆作响,犹如九天惊雷一般,血液飞的游走。

血液之中,带着混沌灵气,涌入心脏等等器官,不断的增强肉身的力量。

而这,正是以血为灵的强大之处。

有血的狂暴,有灵气的稀释,两者共存,足以凐灭所有的副作用。

“我喜欢你,我可以等,可以等的”

就在这时,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昨夜的话语。

月光之下,少女落泪表白,芊芊之体,像是在诉说着少女的羸弱。

昨夜,本应该开心,因为仙儿的生辰,便是那天,但却被另一件事不断的侵蚀脑海。

那句话,让雷炎法专注修炼。

“何必,何必,修炼为尊,你我只不过相当于知己而已,同样的强大,同样的肆忌惮,为何要将这关系捅破?明知道不可能的,何必啊”

雷炎叹息的摇着脑袋,随后起身,望着外的人影。

她,立于山树之下,轻抚着脸颊上的泪水,身躯微颤,一席粉衣随风飘起,滴滴泪水随风而逝。

“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我是家族的人,为什么,为什么”

凌诗雨哭泣的喊叫道,随后跪在地上,美丽的脸颊在这一刻,布满了奈以及悲伤。

一滴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只见那红色的树叶,开始绽放着莹莹红芒,流转着不死之意。

看着凌诗雨不断的哭泣,雷炎不由得叹息一声,不断的摇着头,满是奈。

“也罢,知己依旧是知己,兄弟,依旧是兄弟,昨天的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雷炎叹息的说道。

随后,一步一步走到了凌诗雨的跟前。

看着哭肿眼睛的凌诗雨,雷炎有点自责,自责的是自己没有想清,自责的是自己没有告诉她,自己是有妻子的。

“起来吧,忘记昨夜,你我还是知己,我对你依旧会像曾经一样,好么?”

看着来人,凌诗雨起身,擦去眼角的雷炎,双眼一直看着雷炎,眼泪在眼眶中不断的打转。

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凌诗雨,雷炎很想帮她擦去眼泪,但回想到昨夜,原本提起的手,终落了下来。

“不是说,还会像以前一样么,为何连帮我擦眼泪的勇气都没有,你放心,昨天的一切,我都会当作没发生一样,今后,我们还是好朋友,对不对”

凌诗雨略带哭腔的说道。

“对,还是好朋友”

雷炎微笑着说道,随即帮凌诗雨擦去眼中的泪水。

这一刻,凌诗雨笑了,只是那笑容之下,隐藏的却是深深的叹息以及落寞。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以是三天,而这三天,凌诗雨变着法的给他做菜。

看着凌诗雨忙碌的样子,雷炎总感觉心中空空的,不知道是何原因。

就在这时,秘境之外,来了不速之客。

一首悦耳的箫声传来,绵绵不绝,始终响着。

“谁?”

雷炎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秘境之外,在他的眼前,立着一尊人影。

他身穿盔甲,手持一杆杀戮之枪,血液自枪身不断的滴落,犹如死亡之音一般。

来人,正是狱战。

“你怎么来了,有事么?”

雷炎淡淡的问道。

凌诗雨,乃是狱火,而这,雷炎早就知道。同样拥有炎火本源的他们,冥冥之中自然会有着某些联系,够感觉的到。

原本,雷炎不是很确定,但前几天,凌诗雨的话语,让雷炎坚定了自己的心中的疑惑。

虽然不知道狱火为什么要救自己,但救了自己却是事实。随后,又一起经历了大战以及争夺传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凌诗雨要这样,但是雷炎知道的却是,朋友很少,但却很真。

“不请我进去坐坐?”

狱战望着毒冢深处,眼神泛着一丝焦急之色。

“你若不怕死,就跟我来吧”

雷炎转身,向着身后飞去。狱战紧随其后,怡然不惧。

此地,乃是毒冢,杀人不眨眼之地,自古以来,死的人,不知凡几。其中不缺孕道境强者,敢进入此地,足以说明他的胆量。

“没想到,毒冢之中,居然还有秘境,不知道是何人所留,不错”

跟随着雷炎进入此地,狱战有些意外。

此地,绝非一般人可以构建出来,整个秘境都是由一道巨大的阵法隔离出来的,进出都需要手印。

若非雷炎,狱战绝对法进入此地,覆盖此地的阵法,绝非一般的阵法,修为不到,根本法强行破入。

“此地,乃是我的家,里面的东西,不允许破坏,我知道你来此为何,她在里面”

雷炎淡淡的说道,随即转身离开,来到山谷盘腿而坐。

“你怎么来了?”

看着来人,凌诗雨双眉紧皱,眼神中夹杂着丝丝不悦。

“狱火大人,已经没有时间给你了,族中已经下令,必须抓紧时间回去,我们这一脉,损失惨重,你明白么?”

狱战凝重的说道。

他们这一脉,乃是一大族,族中分为两大阵营。而今两大阵营开战,哪一阵营胜,便可统御一个时代。

而今,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是比拼人员的后一战。

而狱火,则是其中一脉强大的旁支。

“族中,为何要以大战决定,就不能在拖延几日么?”

凌诗雨看着外,那山谷中,一道修长的身影盘膝而坐,白色长发随风而舞动,通体流转着三道霞光。

“不能,必须抓紧时间回去,若我们这一脉战败,后果,法想象,我想,你也不希望家族被那样的人主宰吧,还是跟我走吧,没时间了”

狱战凝重的说道,不给凌诗雨任何的拖延机会。

“既然如此,能给我半天时间么,我只要这一点时间”

看着外的人影,凌诗雨的眼泪,再一次法止住的落下。

家族的使命,法抗拒。

“好,就半天,必须点,没时间了”

狱战神色凝重,坐立不安。

族中不断有消息传来,部都是他们那一脉的负面消息。倘若狱火不回,家族必败。

看着饭桌上的饭菜,狱战不由得叹息一声。

山谷间,一片片不死树叶飞舞,飘落而又飞起,周而复始。

“雷炎,我有一句话要和你说”

看着来人,雷炎缓慢的睁开双眼,心中不由得感到一股失落。

“今天,我就要离开了,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再见,但我想说,我喜欢你,永远喜欢”

“带我和狱战,离开此地吧”

凌诗雨转身,不去看雷炎,将眼泪硬生生的止住。

这一天分开,能否再相见,都不知道,而今日的情愫,却只能留在心中,永远。

“哦”

雷炎面表情,双手结印,一道光束冲天而起。

一道巨大的门户出现在此地,散发着一圈又一圈的波动。

“走”

看着门户的形成,狱战拉着凌诗雨的手,瞬间离开此地。

虚空中,一滴眼泪落下,落在了雷炎的脸庞上。

此地,再次变的寂静,没有生气,那一滴眼泪,似乎代表了终结,代表了一切的逝去。

“离开了,也好,留下我一人,也是该突破了”

看着天空中消散的门户,那空中,似乎出现了一道身影,正在哭泣着。

曾经一起闯荡的日子,曾经一起争夺传承的日子,以及昨夜。

一切的一切就此终结,没有了过去,也没有了曾经。

“你姓凌,凌家么?

宽甸中心医院怎么样
峨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太原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兰州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盐城治癫痫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