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流年】错位的春天(微型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7:05

急切盼望着朱自清笔下的花红柳绿、鸟语花香、草长莺飞的春,却不得不煎熬在这隐晦冷峭粘人的雨里,心情如同悬在头顶上的点滴瓶,其间那点残存的明朗正在一滴一滴地流逝殆尽。今天早上,一阵冷风吹过,肖素打了个寒战,竟然听到了落叶在泥土里悄然腐烂的声音,她知道那是死亡的讯息。

雨,连续下了几天,使原本就有点冷的春天又增添了一份寒意。上午十点左右时分,一丝瘦弱苍白的阳光终于从云缝里悄悄地露出了脸。

身子还是虚弱,老公执意要陪肖素出去走走,穿上大衣,互相搀扶着在小区里晃,天色似乎有点儿放晴,孱弱的阳光让肖素的眼睛有些不适应。她眯着眼睛看到小广场上一个父亲带着儿子在放风筝,顺着长长的线抬头看天:灰白的空中一个狭长的蜻蜓风筝在冷风中瑟瑟着,单薄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的模样。她知道清明节就要到了。

“明天我们回趟老家吧。”她低低地说。

“你身体吃得消么?”她大病初愈,老公自然不希望她多走动。

“我想家了。”

“哦,那我开车送你。”

近来肖素梦里常常回到郊外乡下的四合院。门前的槐树、池塘、菜地都是那么熟悉,她穿梭其间,沉醉其间,精神得到极大的满足,身体也渐渐地痊愈了。

多长时间没回到乡下了?乡下真的变了,眼前的景象让肖素感到震惊:宽阔的马路四通八达,米黄色的楼房排列整齐,马路两旁淡黄色的迎春花、粉白相间的桃花,色彩斑斓,争奇斗艳。四周到处都是绿树、草坪,还有那大片大片的绿油油的麦地,这一切都给阴晦的天空增添了一抹一抹的亮色。

在三婶家肖素听三婶滔滔不绝地介绍这几年村里的变化:“素啊,咱们村改文化社区了,老少爷们都搬进了楼房,我也住楼了,150多个平方呢!这楼房都是原来的老房子换的,也没花啥钱。你回家来住可宽敞呢,回来了就多住几天吧。”

“三婶,我想去老院看看。”肖素生怕那记忆中的小院也会消失,隐隐地她有些莫名的焦虑。

吃过午饭,来到老村,久违的四合院出现在眼前,它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变得破败萧条,肖素感到愧疚:她是应该时时回来看望它打理它的!然而,离乡越久越忙于生计越无暇顾及。这十几年来村里出外谋生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四海为家,甚至漂洋过海,也许此生再也不会回到这个遥远的小村庄了。

肖素望着,想着,有些恍惚,眼光游离……

肖素抬起手刚要推门,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是小素吗?”肖素回头一看,只见眼前站着一个三十四五岁模样的妇女,正笑吟吟地望着她,那双笑起来弯弯的月牙似的眼睛,不正是十年没见的发小“梅”嘛!肖素惊叫起来,立刻扑上来紧紧拥住了她,两人哈哈大笑。激动片刻,肖素上下打量着梅:白底碎花的外套,一条黑油油的大辫子,脸色白白的。

她惊奇地问:“梅,你怎么一点也不变啊?还是那么漂亮,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啊?”

梅哧哧地乐:“还说俺呢,你不也没老吗?俊得气人!”

肖素握住梅的手,觉得有些冷:“天这么冷,怎么也不穿厚一些?小心感冒了。”

“没事,俺身体好着呢,到俺家去,俺有自己做的米酒,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咱俩和以前一样喝个痛快!”

“梅,你家没搬到新村的楼上去吗?”

“家里人都去住楼了,俺不想去,正好挨着你家老屋俺家不是有个面粉加工厂吗?平时俺就住在厂里。”

我记起来,以前我家的东邻确是梅家的面粉厂,那本来是我们本家的祠堂,祠堂充公后村里就承包给梅家了,梅的爹就把原来的祠堂改造成面粉加工厂了。那时村里的老少爷们都把粮食一麻袋一麻袋地扛到这里,加工成面粉。整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想不到现在这里也变得冷冷清清了,肖素有些莫名的伤感。

“哎,现在年轻人谁还加工面粉呢?新村的馒头房倒是红火着呢?”梅叹口气,有些忧伤:“俺就想一个人守在这里。”她拿出一瓶米酒倒在两个玻璃杯子里,酒瓶就放在屋里墙角的一张桌子上。肖素看到屋子中间那套再熟悉不过的加工面粉的设备还在,只不过西面多了个隔间,和以前略微不同。

肖素接过酒杯喝了一口,酸酸的,酒味很烈,她不禁称赞道:“多少年没尝到这个味的酒了,这才是家乡的味道!”

梅就笑:“好喝吧,多喝点,小时侯咱俩可经常喝米酒的,有一次,咱俩还喝醉了呢。”

“这些糗事你还记得呢,那时侯咱俩没少闯祸呀。”

两人一阵阵的笑声从屋子里传出来,给冷冷清清的老屋凭添了些须生气。肖素自从生病头一次这么开心,俩人边喝边沉浸在回忆的快乐之中。

肖素带着微微的迷糊往三婶折返。天色已不早了,走在路上,有几滴细细的雨珠飘在脸上,天气又阴沉起来。

“你说你看到梅了?”三婶眼睛瞪成了铜铃,怪怪地看着肖素。

“是啊!”肖素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了?我就是在她那喝的酒啊。”

“梅死了十年了。”三婶幽幽地说,“哎—,苦命的孩子啊!十年前,她去城里打工时,出车祸死的。当时,人没送到医院就断气了。梅她娘一夜就白了头,不长时间也蹬腿去了。”三婶抬手擦擦眼角混浊的泪,哽住了。

肖素惊得目瞪口呆,脖子根一阵发冷,浑身寒毛倒立了起来,脑子被冷风一吹,顿时清醒过来。

当天晚上肖素身子就滚烫起来,迷迷糊糊之中,她觉到三婶在一圈一圈抚摩着她的头,嘴里念念叨叨:“魂兮魂兮归家来。”肖素昏昏沉沉一直睡到天明才醒过来。老公急得火烧火燎陪在旁边,见她醒了,一颗心才落下地来。

回到城里不久,春光渐渐明媚起来,春意也变得浓浓的。肖素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好象完成了一个心愿似的,心里变得踏实。不过不长时间就会听到有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在呼唤着她,她知道,那就是她的故乡。

共 21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潜意识的迷迷糊糊的与发小的意念相遇,冥冥之中的对话,其实那是故乡的召唤,乡愁的灵魂。用一种别致的恍惚中的出神,使那些年的记忆在大脑里泛滥,在某种意念的驱使下,有了梦幻似的感觉。故乡之行,久未成行,积思成魅,对于象肖素这样少小离家异乡漂泊的游子来说,故土无疑是他们内心深处永远的精神家园。其实这是一种乡愁,也算是一种“相思病”。这些细节处理得非常好,富有画面感,陡然蹊跷,使得立意深刻了起来,文字一下有了力度,耐读耐品。当主人公了却一个心愿,春光明媚,春意浓浓。心灵深处有隐隐约约的声音呼唤,她不再恍惚,她明白那就是她的故乡,是她心底的乡愁。读来感染人,勾起心底的那份念想。该篇微型小说短小精悍,构思精致,富有特点,语言圆润,描写到位,细腻,完整。谢谢作者赐稿流年,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 1828829】

1 楼 文友: 2017-05-26 08:41:55 语言流畅通透,读来蛮有味道的。

2 楼 文友: 2017-05-26 08:42:22 一种故乡的召唤,一种乡愁的灵魂。

 楼 文友: 2017-05-26 11:49: 谢谢山地老师 问好

通心络对脑梗塞患者管用吗
儿童用咳嗽药无禁忌成分
心血管堵塞吃通心络能疏通吗
膝盖滑膜炎如何康复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