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花都特战狼王 第383章 我一直都在

发布时间:2019-10-19 10:49:07

花都特战狼王 第383章 我一直都在

冷峰温暖的怀抱,有力的臂膀,就像一针镇定剂,让叶妙雪瞬间镇定了下来,慢慢睁开了眼,恰好看到那几辆跑车。

坐在跑车中的那几个纸人,仍然安安静静的坐在上面,根本没有站起来。

看来,刚才她看到纸人动了,那只是在极度恐惧中产生的幻觉。

冷峰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点了点头:“走吧,我们先离开这儿。”

叶妙雪很纳闷,为什么现在她的双‘腿’没有一丝力气,但双手上的力气却大的吓人,在冷峰很轻松打开房‘门’走出去时,她竟然是挂在他身上,被他拖出去的。

她就像一个树袋熊。

“其实房‘门’根本没有锁上,你只要抓.住‘门’把向下一扭,就好了。”

冷峰搂着叶妙雪的腰走出那间屋子后,并没有走向电梯或者楼梯,而是来到了走廊尽头的窗口,拉开了窗户。

随着窗口被打开,一阵清新的空气,攸地就倒卷了进来,把叶妙雪心中最后一丝‘阴’霾也刮了个干干净净。

冷峰没有说话,倚在窗口看着楼下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下意识的叼上了一颗烟,却没有找到打火机。

那个带着他体温的打火机,已经永远的留在了穆天涯身边。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叶妙雪才发现还偎在冷峰怀中,苍白的脸‘色’顿时一红,本能的挣出他的怀抱,用抬手拢发丝的动作,掩饰了一下瞬间流‘露’出来的娇羞,低声问道:“你怎么会在那间屋子里?”

“我一直都在。”

冷峰手指一弹,没点燃的香烟被弹出了窗外,很快就被风刮向了远方,再也看不到了。

叶妙雪一愣:“你一直都在?那、那我刚进屋时,怎么没有看到你?”

不等冷峰回答,叶妙雪又追问道:“我是不是昏过去一次了?我清楚的记得,我们和卫一兵三人在那间屋子里吃饭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我醒来后,却已经是在下面大厅内了……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冷峰怔怔的望着窗外,沉声说:“你所看到的,都是真的。早上时,我们和卫一兵的确在那间屋子里用餐。不过,有人在我们用餐时捣了鬼,都昏了过去。”

叶妙雪急急的问道:“那你呢,是不是也昏过去了?”

冷峰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叶妙雪又问:“你为什么没有昏过去?别忘了我们都喝了红酒的。”

冷峰再次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昏过去……其实,现在我更希望当时我也昏过去了,那样该多好?”

如果冷峰当时也昏过去的话,那么他就没法追杀穆天涯,就不会追到那条暗道中,穆天涯就不会为了救他而死去。

至于他昏过去后,那些人会把他怎么样,他不会在乎。

他只在乎,穆天涯能好好的活着!

如果她能活着,冷峰发誓会把她当做眼睛一样珍惜,用生命去保护她。

可是,前提得建立在他得知道穆天涯的秘密。

叶妙雪不明白冷峰为什么会这样说,沉默片刻后才问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冷峰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白瓷夫人屁.股上那扇朱红‘色’的大‘门’。

等他追着跑进暗道后,才知道那个人是穆天涯。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穆天涯,死在了他的面前,他却无能为力。

叶妙雪的这个问题,就像一把刀子狠狠刺在冷峰心尖,使他脸‘色’猛地扭曲了起来,眼里浮上了浓浓的痛苦之‘色’。

正准备听他回答问题的叶妙雪,被冷峰这副样子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时,他的脸‘色’却很快恢复了正常,淡淡的说:“我跟着白瓷夫人去了那条暗道,里面黑咕隆咚的,我什么都没看到。被困在里面后,费了老大力气才走了出来,然后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叶妙雪可以肯定,冷峰这番话不是真话,但也明白他不愿意把看到的真.相告诉自己。

也许,他是担心说出来后会吓着我吧?

想到刚才冷峰脸上的表情,叶妙雪瞟了他一眼,很快就转移了话题:“我们走吧。”

“嗯,我们走,再等等,我要打个。”

冷峰答应了一声,拿出拨出了一个号码,不等那边说什么,就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我要你在一个小时内,送些‘花’圈到皇朝会所,越多越好。”

说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冷峰就扣掉了,转身向电梯那边走去。

叶妙雪赶紧跟了上去,生怕走的慢了就会看不到他了。

叮当一声,电梯‘门’开了。

叶妙雪走进去后,第一反应就是看按键。

她清楚的看到,按键上的有‘17’这个数字存在,瞳孔攸地缩了一下,喃喃的道:“我和小宋上来时,怎么没有找到这个按键呢?”

看着缓缓关闭的电梯‘门’,冷峰问道:“什么?”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大厅内餐桌上趴着睡觉,就感觉不对劲……”

叶妙雪一旦远离恐惧后,口齿重新变得伶俐了起来,在电梯来到大厅一楼时,已经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屋子里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冷峰抿了抿嘴角,在电梯‘门’缓缓打开时才说:“既然能在那屋子里看到棺材,在电梯内找不到‘17’的按键,这又算什么呢?”

“嗯,也是,只要有人通过电脑来控制按键就可以了。”

叶妙雪跟着冷峰走出了电梯,看着大厅内来来往往的人们,终于忍不住的问道:“冷峰,你为什么要那么多‘花’圈?”

冷峰轻轻.咬了下嘴‘唇’,低声说:“穆天涯死了。”

“穆天涯死了?穆天涯是穆董吗!?”

明白过穆天涯就是康纳集团的穆董后,叶妙雪嘴巴一下子张大,正要说什么时,就听到有人用兴奋到哽咽的声音叫道:“叶总!”

叶妙雪扭头看去,就看到小宋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叶总,能够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当小宋对叶妙雪说出这句话时,在她头顶上方的十七楼,某个静悄悄的房间内,忽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摩擦声:呲,呲呲。

如果有人在的话,肯定会把眼珠子给吓得掉下来:屋子中央那口布满灰尘的棺材盖子,竟然缓缓的向棺材下方滑了过去,一个光滑如蛋白,好像散发着荧光的白‘色’身躯,从棺材中缓缓坐了起来。

这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未完待续。)

:。:

淮北好的牛皮癣医院
萍乡治疗卵巢炎费用
榆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淮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萍乡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