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大师 第二章 飞向美利坚

发布时间:2019-09-24 14:09:51

大师 第二章 飞向美利坚

希尔顿国际大酒店,不用看星级,光是这酒店名称就够分量了。

要了间单人豪华房,有点贵,1280一晚。

不过,王大卫想想这两年多受了的苦,又觉得也该自己稍微享受一下了,不就一千多么,小意思。

行李随手扔在地毯上,瞧时间,差不多该用晚餐了。

餐厅在二楼,中西餐都有,点了份西餐,牛排加面包,算是提前预热一下西式生活。

用过晚餐,回房间换上一身宽松的休闲服,然后打开房间里设置的电脑,再然后,点开度娘,输入订购机票的页面。

很快,机票搞定,明日中午1点起飞,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后日早上9点多就能抵达洛杉矶。

一夜无话,美美睡了一晚的王大卫起了个大早。

时间还很充裕,冲了个澡,用过早餐,又在房间里磨蹭了两个钟头,这才拎着简单的行李,打车前往机场。

到机场,离起飞还有一个半小时,王大卫用给美国那边负责产业处理的律师发了短信,通知对方自己到达的时间,方便对方接机。

在大厅外抽了两支烟,时间磨蹭得差不多,开始过安检。

通关很顺利,上机也很顺利。

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王大卫没有委屈自己,订的是头等舱。

头等舱有30多个座位,宽松,舒适,而令王大卫暗喜的是,毗邻的位置,竟然是一位穿着时尚得体,气质优雅的西方女士。

女士拥有一头略微卷曲的亚麻色秀发,戴着墨镜,瞧不出真实年龄,也看不清楚她的眼眸是否漂亮,但五官轮廓却很精致。挺翘的鼻梁,性感的柔唇,线条流畅的下巴,曲线优美的脖颈,再配上那白色针织薄衫下的高耸双峰,白皙的肌肤,就这模样,这时尚的打扮,已经能够打90分以上了。

晃眼一瞧都那么美

大师  第二章 飞向美利坚

,相信那墨镜下的眼眸一定也很迷人。

这还没出国门哪,就遇到这么一位美丽优雅的女士,王大卫不由对自己的美国之行有些期待起来。

邻座的女士固然优雅美丽,身上散发的香水气息也极其的好闻,王大卫却不好意思多瞧,偷偷瞟了两眼就收回了目光。

客机准点起飞,滑行、抬头、呼啸直上,一直到平稳飞行在云层之上。

长途飞行很难熬,几本杂志翻了个遍,饮料叫了好几次,厕所也上了好几趟,时间才过了3个多小时,堪堪飞了五分之一的行程。

很无聊,有心想找邻座的女士聊几句,那位女士却已戴上眼罩,似乎睡得正香,自然不好意思去打扰,这时间长了,原有的几分艳遇心思也淡了不少……

客机在中途经停一次,耽搁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后再次起飞,

漫漫航程,航行行程已过大半,在这过去的大半航程之中,也许是面浅,王大卫一直没找到和邻座女士搭讪的机会。相反,那位女士睡醒后,却和另一边的一位男士相谈甚欢,也不知两人是怎么勾搭上的?

那是位白人男士,年龄四十出头,穿着得体,留着漂亮的小胡子,成熟,稳重,风度翩翩,给人一种不是成功人士,就是从事高尚职业的人物。

王大卫再看看自己,穿着一般,年纪甚轻,小年轻一枚,再瞧瞧那位神采飞扬的男士,不由自怨自艾起来,看来,自己还是嫩了点,卖相差了点哪。

咣当!

伴随飞机突然晃动了一下,隔壁女士桌面上的杯子突然倒下,杯子里的饮料淋了女士一身。

飞机摇晃得很突然,猛然来这么一下,王大卫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上,不会吧,这可是在万米高空啊,飞机不会出什么毛病吧?

飞机还在摇晃,就在这时,播音适时响起,飞机遇到气流,提示乘客在座位坐好,并栓好安全带。

原来是气流,虚惊一场。

不稳定的气流没持续多久,很快,飞机就恢复到平稳状态。

飞机恢复平稳,在座的一个个乘客那稍显紧张的心情逐渐平稳,邻座那位女士这会儿也拿出纸巾,擦拭溅在身上的水渍。

“啊,有人昏倒了,空乘,空乘快来看看——”

突然,头等舱稍后位置有人传来呼喊声,飞机上的空姐反应很快,跟着就有两名空姐快步朝那边座位走了过去。

这时,听到喊声的乘客纷纷站了起来,朝那边瞧去。王大卫也站起身子观望,只是站起的人太多,挡住了视线,瞧不清楚那边状况,只隐约能看到两名空姐蹲下了身子。

估计是两名空姐略微检视了一下昏迷的人后,其中一名空姐快步回到前舱,很快,飞机上响起了播音。

“尊敬的旅客们,飞机上出现一名重症病人,病人已经昏迷,症状不明,需要医生的帮助,飞机上如果有医生,请到头等舱与我们联系,谢谢。”

需要医生?王大卫有些蠢蠢欲动,不过,自己只是中医学院的毕业生,还不具备医生资格,至于开的小诊所,挂的医师执业证都是别人的,明面上,他只是诊所里的实习生而已。

中英文播音循环播放了几遍,这时,先前与女士相谈甚欢的那位男士突然站起身来,大声道:“空乘,我是医生!”

此时还蹲在病患者身旁的空乘一听,连忙回应道:“您是医生,太好了,请您快过来看看,病人的情况很不妙。”

头等舱一众正在观望的乘客见有医生出面,站在过道上的乘客纷纷让开位置,一个个都显示出不错的素质。而那位优雅女士微微犹豫了一下,居然起身也跟了过去。

女士前脚跟上,王大卫摸了摸鼻子,也跟上了上去。

那位自称医生的男士很快来到病人身旁,病人是位60多岁的外籍男子,处在昏迷当中,面色发紫。在老人身旁,还蹲着一名中年男子,那名中年男子神色紧张,一脸的担忧,估计是老人的亲人。

男医生蹲下身子,伸手触摸老人的颈动脉后,面色严峻的说道:“是心脏骤停,呼吸已停止,需要实施心肺复苏术,大家让让,病人需要空间。”

围观的乘客一听,连忙让出空间,那女士听了医生的话,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她这一退很突然,跟在她身后的王大卫来不及避让,一下就被那位女士给撞了个满怀。

“哦,对不起。”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两人同时向对方道歉,王大卫道歉的同时,双手还下意识的扶住了女士的腰。

手感不错,腰很细,很软,而且,她的臀还很翘,很扎实的撞在他的小腹上。

鼻息间幽香阵阵,馨香好闻,感觉很美妙,不过王大卫真心不是想占便宜,扶得快,松手快,退得也快。

那位女士倒也没想到王大卫要占便宜什么的,冲着他报以歉意的一笑,转首又朝那名男医生瞧了过去。

这时,那男医生已把双手放在病人前胸,一下一下的摁下起来。

摁了几十下,男医生的额头已经泛出汗珠,那名病患依然没什么反应,不但如此,病患发紫的面色开始向泛白转换了。

站在女士身后的王大卫看得清楚,眉头不由微微一皱,很明显,医生的心肺复苏术没有起到效果,原因很简单,病患昏迷的时间应该发现晚了,寻常的心肺复苏术已经起不到作用。

那名男医生似乎也意识到这点,吐了口长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说道:“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男医生这话一出,围观的乘客不由面面相觑,一脸的惋惜。

“哦,不,医生,求您帮帮忙,救救我父亲……”一直蹲在病患身旁的那名中年男子出声哀求道。

男医生摇了摇头,面露遗憾道:“我真的尽力了,无法救活你的父亲,对不起。”

“您再试试,再按几下,也许几下就行了,求您……”中年男子继续哀求道。

男医生只是摇头,说什么也不肯再出手尝试了,明知道救不活,再出手的话,病人要是死挺,事后万一说不清,麻烦就大了。

眼瞅那男医生不再施救,王大卫忍不住出声道:“让我来试试吧。”

“你?”

男医生一脸讶异的瞧着出声的王大卫,满眼都是怀疑之色,原因很简单,王大卫瞧上去太年轻了,也就20出头,有这么年轻的医生吗?

男医生讶异,怀疑,那位优雅的女士则是意外,她压根没想到,这个被自己撞了一下年轻小伙,居然想要尝试救人。

“你是医生?”男医生不由发出疑问。

“嗯,中医。”

“中医?中医没这么年轻吧?据我所知,你们国家想要具备医师资格,必须有5年的临床经验,你有吗?”

“看来你对我们国家的医师制度很了解,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需要的是救人。”

“不不不,你不是医生,不能让你随便乱来。”男医生大摇其头,还上前一步,拦住了王大卫。

“喂,伙计,这位老人已经命悬一线了,再不救治,他真的就死定了,你赶紧让开!”王大卫有些不耐烦了,这家伙有病么?有人愿意出手救人,拦个什么劲?

“不行,你没有资格救治他!”男医生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靠!怎么就拎不清呢,王大卫有些想揍人了,没见过这么轴的。

“我说,你能救活他吗?”王大卫耐着性子道。

“对不起,我不能。”

“你不能,不代表我不能,让开吧。”王大卫说着,又瞧向那名蹲在老人身旁的中年男子道:“这位先生,他是你父亲吧,你想你父亲活着,我可以帮你。”

“你真的能救我父亲?”中年男子不是没听到王大卫和男医生的对话,只是王大卫的的样子太年轻了,中年男子心里也不踏实。

王大卫摸了摸鼻子:“我不能保证,不过,再不救治,你父亲就死定了,嗯,最多两分钟,你父亲就会永远离开你,你能接受吗?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死马当作活马医,这句话虽然难听,但我帮你,你还有一线希望,救不救,就看你的决定了,记住,还有两分钟,哦不,你还剩一分多种了。”

安庆治疗白斑病费用
景德镇男科
汕头治疗癫痫病医院
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医生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